藏在瓶子里的天真
+命運依舊摸索着我们的行蹤,宛如剃刀握在狂人手中+
Elevator ( Eames X Arthur)
最近很萌很萌很萌的CP

胡子拉扎攻和背头禁欲受什么的,太给力了

继续构思其他去·····


电梯

Eames拉着Arthur闪进了一部观光电梯。
“你受伤了。”Arthur一把抓起同伴的左手,“虽然是在梦里,可是肉体也是会感觉到疼痛。”心里的潜台词是:为了钱还真是够拼命。
>>继续阅读
一點一點找回童年
我昨天把要收藏的漫畫書目中的一套,買了回來

那是一套知道的人很少,看過的人更少的少女漫畫,雖然我並不是很樂意將池田小姐的作品歸類為少女漫畫,但那華麗麗的畫風實在......

或者說,她的作品糅合著愛情,歷史,陰謀,命運等等。一切的故事舞臺,都會有著某個歷史大背景的映襯,讓舞臺上的所有角色都擁有自己難以擺脫的宿命。(你CLAMP上身啊,宿命論者!)

《奧爾菲斯之窗》,我記得是初中時候再一次看完《凡爾賽玫瑰》后去書店借書的時候看到的,那個時候出版了8本,而實際卻是18本(所以我就悲劇地掉坑里了,一掉大概就是5,6年之久吧)

《奧爾菲斯》的故事相對於《凡爾賽》來說,沒有華麗的宮廷,卻依舊有著男扮女裝的女主,以及纏綿半生的三角戀情。

這樣的故事,有些人一定覺得特無聊吧

但是,池田的故事總是能夠抓住你的心。

無論是尤利烏斯為愛踏上的征程,還是克拉烏斯爲了祖國爲了理想的捨弃至愛,又或者伊薩克那樣爲了愛而默默無言,以及那些那些性格鮮明命途坎坷的配角,都是讓我可以一遍遍看下去的原因。

哦,對了,我還很喜歡裏面的一個角色,大衛。以及後面出現的一位軍官(名字忘記了··臺灣翻譯的名字都很古怪,尤利烏斯=尤柳詩,扶額)

比起《凡爾賽》來,這部的跨度也非常大,少年到中年,仿佛已經度過完了一生。戰後回到故土的伊薩克,請緬懷你深愛的女子,以及好友吧。

從立意來說的話,《奧爾菲斯》可能要比《凡爾賽》來得弱一些,在“自由領導人民”這樣口號領導的法國大革命時代,奧斯卡這樣能夠站在人民立場的皇家近衛隊隊長,實在太難得了(我花癡了。)


這個故事註定就是個悲劇···沒關係,再虐我一次吧。

-----------------------

接下來要收《凡爾賽玫瑰》,《幽遊白書》和《聖傳》,《東京巴比倫》有一套了···不過還是買套台版的吧。《天堂之吻》要收日版的··《灌籃高手》,好貴好貴好貴(捂臉)

骷髏蛾(上)

骷髏蛾

第一篇6918的同人文字,怎么說,算是自己傾入最多感情的吧,最近比較累,所以要更新新的文章比較難,把以前的放出來曬曬吧~

六道骸,雲雀恭彌叫你回家打架——

 

『听说有一种罕见的飞蛾背上长有酷似骷髅的图案。』
那不过是一种伪装术,用来吓跑天敌。
『我觉得你和它很像。』
把我和虫子比,咬杀——
『其实,还有另外一种说法……咦,睡着了?伤脑筋啊。』


>>继续阅读
一路向北(5)

第五回 惊恐有时

普京觉得自从逃出监狱之后,自己和基里连科的关系,好像,恩,一点变化都没有嘛!普京是个什么事情都不怎么放在心上的人,对身边的人又有种天生的责任感?!比方——
“基里连科,基里连科,这个旅店的早饭是免费的哦,我帮你拿了煎蛋和牛奶,你快来吃吧。”而普京自己则拿了三明治,将吃的推到基里连科面前后,普京已经一口把三明治吃完了。
红发男子看着眼前的早餐,眉头微皱:“这种隔年的东西,还是你自己吃吧。”
普京打了个嗝,突然脸色发白,脑子里只想去一个地方——厕所!
>>继续阅读
一路向北(4)


第四回 重逢有时


普京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个美艳的女人。那对双胞胎的其中一位。以前为了那双名贵的帆布鞋,自己曾和基里连科来过那个黑心老板的夜总会,好像是在最后,和两位夺目的美女有过匆匆一瞥。

那位拥有夺目金发的美人正在和几个男子谈笑风生,普京跟着基里连科坐得吧台边,点了杯啤酒。

>>继续阅读
Copyright @ TYPE=B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