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瓶子里的天真
+命運依舊摸索着我们的行蹤,宛如剃刀握在狂人手中+
Elevator ( Eames X Arthur)
最近很萌很萌很萌的CP

胡子拉扎攻和背头禁欲受什么的,太给力了

继续构思其他去·····


电梯

Eames拉着Arthur闪进了一部观光电梯。
“你受伤了。”Arthur一把抓起同伴的左手,“虽然是在梦里,可是肉体也是会感觉到疼痛。”心里的潜台词是:为了钱还真是够拼命。
“啧啧,让你担心可真是抱歉。”说着无所谓的抽回手,眼睛的余光却仍停留在Arthur的脸上,心想,这家伙肯定会否认。
Arthur皱眉:“见鬼的,我才没担心你。”可是手却开始解领带,“噢,SHIT。”系太牢了。
一旁的Eames靠着电梯,嘴角勾出一个笑意,口是心非真有趣。
“把手给我。”
“拿去拿去,你要我把自己给你都可以。”得了便宜还不忘继续揩油。
“嘶——”Eames龇牙咧嘴。
Arthur不以为意,华丽的打了个蝴蝶结后把手还给痞子气十足的主人。
“喂,和那姑娘待久了,你也少女心了么?”Eames哭笑不得地在Arthur眼前晃了晃那可笑的蝴蝶结。
Arthur礼仪性质的笑笑,靠着观光电梯,放眼望去,城市在眼中渐渐缩小,灯火变得如繁星,仿佛银河在自己的脚下。
“呐,你也受伤了。”沉迷梦中夜色的Arthur完全没有察觉到有人正心怀不轨的靠近。
从玻璃的反射中看到Eames正在他身旁,眼神暧昧的看着自己的脸,Arthur故作镇定的转身:“我?哪里受伤了?”
Eames欺身靠近,近到Arthur能感觉到他呼出的温热气息,尤其在这有点闷热的封闭空间里。
和这个男人如此近距离四目相望,Arthur一贯的淡定似乎在接受前所未有的挑战,当然,在Eames面前,他努力学着如何假装镇定,因为Arthur原本坚强的神经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挑战过。
这家伙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别用看西洋镜的表情看着我!——Arthur内心在咆哮。
“这里。”Eames将Arthur眼底闪现的丝丝慌乱以及脸上故作的云淡风轻尽收眼底——何等的美妙,简直就是BRAVO!
刹那的恍惚,Arthur放任了那个男人的肆意妄为。脸颊传来湿润温热的感觉,并不是恶心,而是——暧昧。
回过神来的Arthur猛地推开Eames,眯起是双眼似乎警示着什么,但在Eames看来不过是闹别扭而已。
舔了舔嘴唇,“刚才哪个混蛋居然伤了我达令的脸蛋,简直找死!不过达令你揍人真的很帅,还很优雅。”真的只是擦伤。请别露出那副杀你全家的表情好吗?优雅,这是在夸奖么?——Arthur心里的碎碎念。
Arthur眉头拧得更深:“谁是你的达——”几乎是同时,Eames伸手抬起Arthur细嫩的下巴,“这里也受伤了呢。”说着低头吻了下去。
当然也许Eames的出发点真的的确只是想舔一下Arthur被揍出血的嘴角,但是——
Arthur惊讶的呆若木鸡了。他不知道要怎么回应,反应,条件反射了。
真软——和想象中的一样。
淡淡的血腥味在两人的口腔中扩散,带着一丝甜味,让人留恋贪婪。Eames灵巧熟练地将舌头探入,试探的、引诱着Arthur进入这场游戏中来。
别躲啊,小东西。Eames心里嘀咕,还真是别扭。
随着观光电梯的上升,似乎渐渐觉得有点耳鸣,等等,他到底在干什么。想到自己正在和一个胡子拉扎的家伙接吻,Arthur猛地推开了几乎压在自己身上的家伙。
“见鬼的你到底在干嘛?”Arthur愤愤的盯着Eames,“欲求不满也别到处发情,更何况是梦里!”
“哈哈,我早就想这么做了。”Eames玩味的摸着下巴,笑得玩世不恭,眼神却是异常认真。
Arthur冷着一张脸,抿着嘴唇找不到合适的言语。他不知道该回应什么才能不让眼前那家伙继续说出挑逗的话来。
“嘿,放松点,既然是做梦,就别那么一本正经。”
“喂,是你先做出过分的事情。”
Eames挑了下眉:“嗷,原来是我不对。不过,我可不赞同你对‘过分’这个词的定义。过分是事情?现在这样算不算过分?”一丝狡黠闪过Eames的眼睛,Arthur还来不及捕捉,大脑里只充斥了“过分”这个词。
因为Eames已经迅速将Arthur背对着自己压在电梯的玻璃墙面上,两人的眼前尽是入星河般的灯火。当然,Eames觉得眼前的他的“达令”尤胜那风景——简直是秀色可餐。不规矩的双手忘却了伤痛利索的解开了Arthur的皮带,刷的拉下拉链。
“混蛋,住手!”小看Arthur可是致命的错误,下一秒,冰冷的手枪已经抵在Eames的下巴。
“嘿嘿,生气了??”Eames摇摇头,“你果然是缺乏一点想象力,这只是个梦,放松一点。拿枪太伤感情了。而且,现在我还不能‘死’。说不定还有需要我的地方。”
“该死的你也知道是在执行任务?而不是在度假找乐子!”Arthur觉得好气又好笑。
“在工作中也是可以找乐子的,比方劫后余生的时候,彼此‘安慰’一下,会增长士气的,相信我。”
“对于你的奇谈怪论我已经领教够了,Eames先生,而且每一次都印象深刻。”
“我的荣幸。”Arthur觉得Eames的尾巴要翘到天上去了。
“等一下,为什么电梯还没有停?”感觉已经很久过去了的Arthur瞄了一眼楼层,上帝,这个造梦师也许比Eames还有想象力——500层。(不准雷•••)
Eames觉得好笑,这个时候还在关心这些无关紧要是事情,他的Arthur难道不应该关心下他自己的处境么,为了提醒他,Eames决定——
“啊——你做什么,混蛋!”敏感地带被眼前的男人不轻不重的捏了一下,Arthur一个激灵手里的枪居然没有握住掉在了脚边,而Eames似乎等的就是这个时机,一脚踢走了妨碍自己和亲爱的亲热的可恶家伙。
“虽然是梦里,可是吃子弹也不是美好的回忆。”
“虽然是梦里,可是被人性骚扰也不是愉快的经历。”Eames很满意Arthur脸上露出的认命的神情。
Eames不置可否:“我可不认同‘性骚扰’这个说法。”说完不怎么文雅的开始解开Arthur的衬衫衣扣,没有受伤的右手不规矩的在Arthur光滑细嫩的皮肤上贪恋游走。电梯里暧昧的光线,梦境中陷入黑夜的城市,让一切免得不受控制,连Arthur自己的心似乎也脱离理智,放纵Eames在他身上越发肆无忌惮的手。
“你也是很有感觉的,在梦里就坦诚一点,这只是个梦。”舔着Arthur小巧的耳垂,右手轻抚他胸前粉色的凸起。
Arthur瞪着Eames,但,也只是瞪了他一下,下一秒,Eames已经啃上他诱惑的锁骨。
其实,也不是讨厌他,Arthur边想着边用手撑着身后的栏杆不然自己因为酥软而滑下。技巧那么娴熟,肯定泡过很多妞,大色狼。
“想什么呢,表情那么丰富?”Eames的舌头仿佛灵巧的小蛇,在Arthur光洁的胸口游走,那句话把Arthur从想入非非中拉了回来。
“那里不准咬!”抗议无效,Eames更用力的咬住了Arthur可爱的乳首,又用舌头色情的打着圈。
“嗯……”
“嘿,达令你的声音真诱人。”仿佛得到鼓励的小孩,Eames吻得更疯狂起来。
“够了,我们该……上帝,你到底要……”感觉到Eames已经扯掉了自己的皮带,拉下了裤子的拉链,Arthur闭上眼睛倒吸一口气,“Eames,真的够了。”
Eames觉得Arthur“求饶”的声音太动听了,“不,达令,我还不够。”
感觉到自己的下身被一种温热的湿润的东西紧紧包裹住,Arthur害羞得希望马上从这场梦中醒来。
“Eames……恩,不要这样。”
“这是我独家‘安慰’方式。好好感受一下,保证你屡试不爽。”说着加快了频率。
Arthur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想着怎么揍一顿Eames,这样的快感是他前所未有过的,难道是因为在梦里的关系?这也只是自我意识加强的关系?思维在这狂乱的时刻已经罢工,Arthur在达到高潮的时候,觉得自己跌进了另一个梦。
“你真美味——”
“………”Arthur羞红着脸,皱眉看着似乎很享受的Eames,“对不起……”
“嘿,这个时候应该说‘我爱你’才对吧。”Eames站起身,“我爱你,Arthur。”说罢,让Arthur背对着自己,“虽然我不喜欢这样的体位,可惜,有只手使不出力,下次好好补偿你。”吻着Arthur略显凌乱的头发,顺势又亲了下他的唇角,仿佛在下一个催眠的暗示,结合着电梯外迷离的夜景,Arthur似乎已经意乱情迷了。
身后异物的倾入感太过震撼,Arthur不适地扭动腰肢想要摆脱,可是Eames几乎完全贴着他,让他无法动弹。
“放轻松,达令,只是手指而已。”这种安慰完全没有效果。
Arthur粗重的喘息着,那种被撑开被侵入的感觉如此强烈,怎么梦还没有结束。
Eames通过玻璃的反射看到了拼命忍耐着的Arthur痛苦的表情,将左手探入到他的口中,“含着。很痛么?”
Arthur点点头,又摇摇头。
Eames慢慢的又在Arthur体内伸入第二根手指,在玻璃墙面上,他和Arthur看到了对方,感受到Arthur体内是如此热情,Eames简直已经迫不及待了,但是他还是需要一点耐心,哪怕是在梦里,他也不想弄伤了他的达令。
“我好像听到了音乐。”Arthur喃喃道。
“宝贝,那是你幻听了,人在高潮的时候的确是会幻听的。等会我会给你更美妙的高潮。现在还不是醒来的时候。”环境造就人才,(不,环境成全CP)。
心理建设是没有用的,在完全没有经验的前提下。Arthur得出的结论。因为在Eames进入他的刹那,他还是尖叫了出来,在此之前,他暗示了自己一百次,没什么大不了,只是一个大胆的梦而已,只是一个,不合常理的梦,而已。但是他的叫声似乎更加刺激了,或者,激励了某人的欲望。
“Eames,见鬼的,快滚出去。”
“滚出去?太有难度了,换一个。”边说边更加用力的贯穿着Arthur的身体。
“下地狱去吧。”
“不,我可舍不得你。”
“啊,轻一点——”
“好,听你的。”
“混蛋,别碰前面!”
远处的歌声越来越近。
“别理它,那是你的幻听。还没到时候呢。”
Arthur痛苦的扭着眉,但是却又有种奇妙的感觉在体内蔓延,梦中也会有高潮,是的,他体会到了。
而身后的Eames在埋头苦干N久后,也终于在Arthur体内达到了高潮。
“Arthur,你怎么可以那么可爱——”
其实此时的Arthur已经情迷得听不清Eames在说些什么,而歌声也越来越清晰,似乎还有人在叫他。

“Arthur,醒醒。”Cobb拍拍Arthur的脸,“你睡得真沉。”
“咦,Arthur,你脸好红,怎么了?不会在梦里伤口感染了,发烧了吧?”Ariadne有点担心的看着他。
“咳咳,我没事。”Arthur揉揉太阳穴,“我们快走吧。”
Eames一直和Arthur保持一段距离,但眼神一直流连在他纤细的腰身上。

车站
“这次的任务很顺利,谢谢。”Cobb和每个伙伴一一握手,“希望大家旅途愉快。”
“的确,我也做了一个很棒的梦呢。”Eames和Cobb拥抱了一下,旋即转头看了一眼Arthur,“不知道何时能美梦成真?”

END


留言



URL


PASS
SECRET

引用
管理员许可后即可显示
2012/11/03(土) 13:49:32) |
Copyright @ TYPE=B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