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瓶子里的天真
+命運依舊摸索着我们的行蹤,宛如剃刀握在狂人手中+
一路向北(1)

一路向北

監獄兔同人文

(突然撞進腦袋的一個惡搞的想法,於是就寫下來了。故事應該還是像題目一樣,想到哪裡寫到哪裡,可能會有文藝惡搞相結合。獻給我喜歡的兩個傻兔子們> <)

第一回 输有时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血迹斑斑的西装以及还在渗血的额头,普京吓得不知所措。
刚才发生的事情像破碎的胶片电影在他的脑海里回放——和他一起亡命天涯的男人,哦,不对,是自己被迫与之亡命天涯的男人在一家黑店得罪了一群家伙,具体怎么得罪的,普京完全不知道,他只顾着喝酒。被基里连科拽着逃出店之后便让他一路朝北开,直到撞上了路边的一棵大树,也许是方向盘的问题,不然怎么会撞上去呢,普京这样想到。不不,当前的问题不是那该死的方向盘,是这个家伙!


普京一直觉得他死不了,连那刀枪不入的监狱都能逃出,他还有什么做不到?可是,现在的他好像随时都会死掉。
“你,哭什么?”基里连科淡淡撇了他一眼,好像还有话说,但随后仅仅是闭上了眼睛。
普京摇摇头,自己才没有哭呢,“你看上去很糟糕。”

“……死不了。”基里连科摸摸自己的额头,有粘腻的血迹。脑门是死穴,到现在还有点晕乎,“喂,我饿了。”

“额?”普京惊讶地看着他,要知道车上除了一只青蛙和一只鸡,没有其他东西,“你不准打列宁格勒和科曼尼奇的主意!”说着把那两个没有意识到“危机”的家伙抱在自己怀里。
基里连科扫了他们一眼,皱皱眉,普京下意识把他们抱得更紧了。

突然普京觉得脖颈一紧,基里连科那张“可怕”的脸顿时放大。普京吓得勒紧双臂,可怜的列宁格勒和科曼尼奇惨叫一声,一个跳出,一个飞出普京的怀抱。

本来就有点紧身的衬衣在基里连科的拉扯下让普京觉得像在执行绞刑,当最后只看到那家伙深红色的头发在自己的鼻子下磨蹭的时候,普京觉得他身上的味道有种淡淡的好闻的葡萄酒香味。

对方什么时候松开了自己普京也有些恍惚,那股香味似乎能让人沉醉,直到基里连科皱眉盯着他,他才惊吓得回过神来,此时他已经悲剧地发现自己的白色衬衫已经血迹斑斑。

为什么要拿我的衣服擦,明明自己的衣服已经那样了……普京郁闷地看看自己的衣服,诶,这些都不重要。可怜的普京似乎忘了身边的男人是个有洁癖到可怕的男人。

“你不要紧么?”普京还是有些担心,基里连科脸色苍白,不过额头上那个窟窿好像已经不出血了。

“我饿了。”——好像这就是他目前最重要的事情似的,普京心想。不过,对基里连科来说,的确是最重要的事情。

刚才被那黑店的家伙暗算,实在不符合他的风格,要不是这一路都没怎么吃东西,才不会这样,所以当务之急,就是——吃!

普京已经提着箱子开始修车,基里连科眯着眼睛不时看着这个和他一路亡命的家伙,哦,他可不认为这样的人是他的“伙伴”。平庸的外表,迟钝的反应,中等也许偏下的智商,和自己实在差太多了,自己怎么会摊上这样的家伙。不过,有个免费司机+维修工似乎也不错,也许以后可以考虑把他收做小弟。基里连科这些思维活动只用了短短两秒的时间,然后他便对当下的情况欣然接受,然后继续有意无意注视着在外面忙活的普京。浅褐色的头发,在秋天并不明媚的阳光下闪着柔和的光芒。白皙到有些透明的皮肤,有时可以看到粉色的毛细血管。眼睛大得很没神,鼻子挺得很一般,然后基里连科便又没了兴趣闭目养神起来。

车子继续发动,列宁格勒高兴地“呱呱”叫了一声,科曼尼奇扑棱着翅膀在普京周围飞来飞去。

TBC。。。。

BTW,我把基里連科寫得打架打輸了,他會不會薩特我啊 = =|||||||||
留言
No title
灭哈哈哈哈,继续继续,直接压倒吧~~
2009/08/16(日) 01:21:28 | URL | tatsu | [ 编辑 ]



URL


PASS
SECRET

Copyright @ TYPE=B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