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瓶子里的天真
+命運依舊摸索着我们的行蹤,宛如剃刀握在狂人手中+
一路向北(4)


第四回 重逢有时


普京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个美艳的女人。那对双胞胎的其中一位。以前为了那双名贵的帆布鞋,自己曾和基里连科来过那个黑心老板的夜总会,好像是在最后,和两位夺目的美女有过匆匆一瞥。

那位拥有夺目金发的美人正在和几个男子谈笑风生,普京跟着基里连科坐得吧台边,点了杯啤酒。

告别了诺娃一家之后,基里连科沿着公路没有目标地前进着。当车驶入熙熙攘攘的小镇,普京有一种没来由的担忧,就和当初在那个黑心老板的夜总会时的感觉差不多。那个疑问又浮上他的心头:到底有什么理由让这个死不掉的死刑犯越狱?仅仅是因为对一双天价帆布鞋没有理由的狂爱?算了,普京摇摇头,这种深奥的问题实在不适合他思考。
“只准喝一杯。”基里连科盯着自己的啤酒,但明显这话是说给普京听的。
普京哀怨地盯着他,基里连科冷冷瞥了他一眼,“被人强暴的话我不会来救你的。”说着瞟了瞟普京身后。
普京狐疑地偷偷回过头去,看到几个猥琐的男人正用下流的眼睛打量着自己。
什么——!!!!!!
郁闷的,不对,愤怒的普京猛地灌下一大半啤酒,“再给我一打谢谢。”
“够了。”当普京喝下第三杯的时候,基里连科把剩下的全部揽了过去。
普京可不依:“你还给我!混蛋!”说着就扑上去抢。
酒能壮胆,果然不假!
完全没有酒力,更加没有酒品的普京早就已经晕乎乎了,眼前的景象就像好几重叠在一起似的。所以,可怜的普京根本没有扑向酒杯,而是直接扑到基里连科的怀里去了。
唔——有葡萄酒香味,真好闻——
“起来!”基里连科额头青筋暴起。
“你的朋友好像喝醉了,需要帮忙么?”语带笑意,却没有一丝恶意,一个动听的声音恰到好处地传到基里连科的耳里,让他不得不抬起头来。
“你是——我记得你。”基里连科眉头一紧,认出了眼前的这个女人。
金发女子随意的拢了拢头发,即使是这个简单不经意的动作,也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视线:“彼此彼此吧,我也记得你。不过我想,现在还不是叙旧的时候,我觉得你的朋友比较需要帮助。我的房间在楼上,带他上来吧。”说完袅娜地走开了。旁边的人主动让出一条道路来。

基里连科拖着手舞足蹈的普京一路尾随金发女子,她的房间在这个小酒吧的三楼,与楼下的喧闹完全无关似的安静。
基里连科把普京往沙发上一扔,转身对着那个正在打量他的女子。
“我知道你是谁,我也知道你,是个通缉犯。”女子凑到他耳边暧昧地说道。基里连科并没有表现出惊讶,脸上根本没有情绪的起伏,一如既往的像冰封的雪山。
“那你也应该知道是谁把我们还成这个样子的吧?”基里连科指指自己肤色不均的脸,冷冷问道。
金发女子挑挑眉:“这个问题嘛,我想是的,知道一点。啊,对了,你可以叫我佐雅。”说着去酒柜拿了瓶葡萄酒。
“要不要来一杯?”
基里连科摇摇头,“你在那家伙身边待了多久?”
佐雅抿了一口:“你说老板么?也不是很久,一年多吧。你想问什么呢?”女子妩媚却犀利地盯着红发男子。
“你能告诉我什么?”并不刻意回避佐雅的视线,基里连科冷冷地瞪回去。
佐雅嫣然一笑:“我能告诉很多,比方我的三围——”
“你知道我想知道什么的!”
女子委屈地嘟着嘴:“我并不清楚啊。”
“我哥哥在哪里?”基里连科已经眼露凶相。
佐雅偏着脑袋仿佛在努力思考,“并不清楚。你能回来,老板都很惊讶。所以……”
“你什么都不知道?”
“是呀,那种权利争斗从来不是我感兴趣的,我呀,只对英俊的男人,珠宝,美酒感兴趣。”佐雅白皙纤长的手指缓缓攀上基里连科略显苍白的脸。
基里连科生硬地推开她:“那我告辞了。”说着径直走向门口。佐雅有些不快地看着他,红发男子突然停住了脚步又折了回来。
“你——”佐雅刚想开口,却看到基里连科一把抓起沙发上的普京,半拖半拽地拖出佐雅的房间。
“你等等。你不想知道那双鞋子是从哪里来的么?”佐雅声音不高,却正好能传到门外红发男子的耳里。
像抱着一个树袋熊似的基里连科有些兴奋地说道:“你知道?”
佐雅抱胸而立:“一点点。”
基里连科从随身携带的箱子里拿出三条金块:“够了么?”
“你真慷慨。”毫不客气地拿过金块,佐雅说道:“我就知道那双鞋子对你来说意义非凡,不然你也不会如此执着。”
“我不是想听这些废话的。”
佐雅一副受不了他的表情:“好吧,那鞋子本来不是老板的,是一个叫列夫的男人高价卖给老板的。至于他是怎么得来的,实在是不知道。”
基里连科算是满意地点点头:“谢谢。”
“喂,你不怕我报警么?”
基里连科回过头来:“我想警察应该对前黑社会老大的情妇也挺有兴趣的吧,你不是个蠢女人。”

在幽暗的小巷里找到一家连招牌都摇摇欲坠的小宾馆。将已经睡着的普京往床上一丢,基里连科兀自走进浴室。
朦胧透着油腻感觉的小灯照在自己的脸上,基里连科望向镜子中的自己,现在的自己有一半来自自己的哥哥,而自己的哥哥身上也有一半属于自己,他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基列连科还活着,非常肯定!
镜子里那双暗红色的眼睛,此刻燃起了淡淡的火焰。

尿急尿急尿急——
这里是哪里啊哪里啊,普京挠着昏昏沉沉的脑袋发现自己在一间破旧简陋的房间里,循着本能他摸索到了厕所的门——太好了!
嘭——
当普京兴高采烈地推开门,他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
红发男子浑身湿漉漉的,一丝不挂,恩,虽然很瘦,但肌肉线条清晰,身材好好哇!而且——
他还没有将视线往下移,顿时觉得眼前一黑,鼻子一酸!唔——好疼!
喂,都是男人,有必要害羞么,有必要么?——(小绿,你迟早会为这个想法后悔的哟)
留言
过分也,居然学别的作者挺在关键时刻,啊~~~~~~~~~~催文~~
2009/08/21(金) 18:12:13 | URL | tatsu | [ 编辑 ]
No title
學姐。。。OTL。。。
你的CP口味太重了,我吃不消。。。囧。。。
2009/08/23(日) 00:27:08 | URL | 丘。 | [ 编辑 ]
No title
TO TATSU:········你快点画他们··我就快点写

TO 曲曲:怎么会呢,这个CP还好啊·······真的还好啊。哪里口味重了,我一般不写很重口味的东西的,看我CJ滴眼神啊~
2009/08/23(日) 11:18:25 | URL | CAT | [ 编辑 ]
No title
催文+1
2009/08/23(日) 20:40:30 | URL | ramemiru | [ 编辑 ]



URL


PASS
SECRET

Copyright @ TYPE=B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